首页>诗人大全 列表

洪亮吉简介

洪亮吉的简介/洪亮吉的诗有哪些/图片洪亮吉(1746~1809),清代经学家、文学家。初名莲,又名礼吉,字君直,一字稚存,号北江,晚号更生居士。阳湖(今江苏常州)人,祖籍安徽歙县。乾隆五十五年科举榜眼,授编修。嘉庆四年,上书军机王大臣言事,极论时弊,免死戍伊犁。次年诏以“罪亮吉后,言事者日少”,释还。居家十年而卒。文工骈体,与孔广森并肩,学术长于舆地。洪亮吉论人口增长过速之害,实为近代人口学说之先驱。

洪亮吉的古诗大全

小池春涨

清代    洪亮吉

昨宵惊波来,漂去所著屐。
下床方欲索,摸得一双鲫。

春日

清代    洪亮吉

白日看云坐小斋,闲无一事入幽怀。
林禽告我春无恙,小树依人影亦佳。
病酒心情愁柏叶,看花消息到芒鞋。
离居一倍风光好,闲煞城南十字街。

杂诗

清代    洪亮吉

客有雍门琴,未逢钟期生。
不审托业卑,独欲操正声。
合乐而殊歌,哀音而激鸣。
一弹赏音稀,再鼓里耳惊。
持谢一世人,辛苦难自明。
琴声诚未谐,藉洗笛与筝。

杂诗

清代    洪亮吉

古贤乐箪瓢,昔圣廉一介。
信哉百世师,取与夙所戒。
清修既不饬,多藏以为快。
陈平节尤累,戴圣儒复败。
清慕庄周通,吾师伯夷隘。

冬青树

清代    洪亮吉

花石网,北宋亡。
冬青一树,毕宋南渡。

十三月

清代    洪亮吉

十三月,狼生貙。
十五月,貙生狳。
貙生已难御,狳生奈何许。
蛟龙何况得云雨。
绛灌无文,随陆无武。
以之读书,横览今古。
父作蒙珠离,子作遮须夷。
神州扰扰不可止,洛中又出新天子。

岳家军

清代    洪亮吉

宁撼山,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岳家军,易易耳,除大将,只小纸。

天策府

清代    洪亮吉

天策府,足文武。
右班徐李左房杜,一传已复作叛臣。
杜衍房遣爱,复有徐思文。

尚书令

清代    洪亮吉

尚书令,中书令,一张元,执国柄。
西师十万趋延安,此时空说有范韩。

斗蟋蟀

清代    洪亮吉

荆襄一带胜败轻,正斗蟋蟀争输赢。

行云

清代    洪亮吉

行云欲升天,流泉欲注地。
同焉出一山,由来心迹异。
高高下下一日中,水气转绿云光红。
朝云升天暮归岭,只有流泉去无影。
君不见,作霖他日遍九州,努力倘逢东海头。

醉乡记

清代    洪亮吉

一家著述谁最长,撰成世说记醉乡。
君不见,大儒纵自推文中,究不若,醉乡居士王无功。

新丰酒

清代    洪亮吉

长安百万宅,新丰一斗酒。
鸢肩火色人,可惜不得久。
君不见,褒公鄂公何足多,荐士转不如常何。

即事

清代    洪亮吉

去冬淮安荒,民死十七八。
天意未可知,水荒兼旱魃。
感兹财赋地,频复降兹罚。
抑闻物力侈,商贾更轻滑。
土木既已繁,多金建崇刹。
奢淫理召祸,谁复肯深察。
盛夏百草枯,炎炎肆诛杀。

戒子书

清代    洪亮吉

九垓之内,人同蛾多。
不自僇力,资生则那。
东邻歌钟,北寺击鼓。
严霜入门,响亦凄楚。
人以为欢,我以为苦。
欲贻子金,我不为盗。
宦而巧取,较盗尤暴。
凿楹有蠹,穿径有萤。
益人神知,照我汗青。
疗贫之术,不出户庭。

梨花枪

清代    洪亮吉

梨花枪,扰淮北。
可怜二十年,夫妇迭作贼。

汪生彦和出元人画二十幅分赋其五 其二 伏生授书图

清代    洪亮吉

汉家龙兴及三世,高论六籍搜根株。
济南硕儒老犹在,遐算未断神疑输。
谁何作图貌奇古,牙齿剥落身须扶。
当时秦王厌章句,生也幸得逃其诛。
乾坤非常炙燔祸,灰烬尚欲生真儒。
峨峨执经门大夫,太常子弟秀者储。
《尚书大传》世有本,乃谓口授劳呫嚅。
千年此论出安国,更以隶佐亡蝌书。
我怀不以紫夺朱,兀兀起坐重披图。
还怜真本生已易,断篇何止将蒲姑。

雷津

清代    洪亮吉

东行出险常左顾,如梦溪山忽无路。
炎天径有黄**,春水人知白鱼数。
薜萝深门带湿开,似讶空谷喧惊雷。
山深往往厌车马,日午谁看官长来。

出都行涿州道中见芃麦遍野慨然有田庐之思因作田家诗二十首寄意并寄芮光照杨毓舒两布衣 其二

清代    洪亮吉

山村十余家,古木自回互。
笋穿来东邻,果熟落北户。
居邻结姻娅,鸡犬互相顾。
出门望原田,高低百余步。
仲夏天气晴,凉风集高树。
茶瓜供过客,留话惬幽素。
日晚童樵归,问名均不误。

自嵊县至天台山行杂诗

清代    洪亮吉

山禽呼水禽,栖息多在户。
夏虫语秋虫,寒久何忽暑。
川原既相间,凉燠各有主。
车马喧寂中,劳劳自尔汝。
征衣冒荆棘,客饭杂尘土。
曰发斑竹山,言寻白蘋浦。

道士家看菊

清代    洪亮吉

道人半岁不出门,种得阶前一畦菊。
菊枯望雨无消息,日致城西水三斛。
百钱买水宁忍饥,花开道士已息衣。
我笑琳宫狂道士,看菊朝饥还饮水。

自河南入关所经皆秦汉旧迹车中无事因仿香山新乐府体率成十章 其三 贾谊墓

清代    洪亮吉

西京执戟郎,绿鬓忽已皓。
太宗爱老臣乃少,武皇爱少臣复老。
坐令人惜贾洛阳,怀奇亦不值武皇。
灌婴周勃哙伍耳,是老秃翁何足详。
长沙西来对宣室,汉皇才高殊自失。
固知尚鬼由楚人,因从楚来询鬼神。
鬼神之言亦陈戒,汉廷惟生识成败。
君不见,微吟贾生赋,车过洛阳界,坟荒无人碑已坏。
纷纷何况里中儿,我亦少年先下拜。

段上舍达和《修竹吾庐图》

清代    洪亮吉

我家城东南,数日过城北。
马家池头竹树幽,破晓来看雨中色。
我思移竹先移居,近乞数笋栽东隅。
待其干老笋复茁,影覆一室真吾庐。
君于此意亦三复,笔底森森绘寒玉。
夜阑题竹复赠君,惊笋出我墙东屋。

送崔二景俨南归读书并就婚

清代    洪亮吉

忆昨同醉长安之酒楼,少年十辈君不浮。
忆昨同跨郊坰之骏马,偕游七人君最雅。
君才岂比凡少年,我意雅欲追前贤。
长安城中与君友,五度碧月联吟肩。
我交于世皆苍老,朱贾沦亡益悲悼。
吾曹缓急须托身,讵敢相轻此年少。
我感古人志行超,虽未绝交能寡交。
身今纵贱有殊禀,冀与一世回轻爂。
十年此志不暂忘,世人不知谓我狂。
乡闾益复盛嘲毁,并以余论加孙郎。
畏谗一室居疑蛰,昨者孙郎有书及。
我谋于众谢不敏,君独不辞乎燥湿。
亦知人生饶缓急,难尔少年尤独立。
朱门纨绮艳障天,独出英英矫余**。
吾侪快意得一朋,如入玉陛升金门。
急持一书报远人,谓此年少非常伦。
离风昨风吹原野,花叶纷披已成夏。
交君未久别念侵,独持一杯与论心。
酒楼花开三面阴,马蹄浮红五尺深。
燕秦十年游,近始抵乡土。
晏公祠外箫鼓喧,竞渡来看日端午。
离程关陇复数千,南瞻无家有墓田。
桑根草堂富经史,举半赠子穷雕镌。
识君不嫌迟,别君不嫌早。
读书溪南柳阴好,新妇窗前月痕皎。
人生聚散殊草草,君不见,百回相思令人老。

出都行涿州道中见芃麦遍野慨然有田庐之思因作田家诗二十首寄意并寄芮光照杨毓舒两布衣 其五

清代    洪亮吉

力耕心志纯,外物不得动。
虽经百寒暑,寝息无一梦。
妻孥**辛勤,百世常与共。
秋成共欣慰,春至即播种。
年丰赛神毕,腊酒互相送。
尚嗔邻家翁,年衰腰足痛。

伊犁纪事诗四十三首 其八

清代    洪亮吉

芒种才过雪不霏,伊犁河外草初肥。
生驹步步行难稳,恐有蛇从鼻观飞。

伊犁纪事诗四十三首 其十五

清代    洪亮吉

城隅两日霁寒威,韦曲词人尚下帏。
趁得南山风日好,望河楼下踏春归。

戒坛古龙歌

清代    洪亮吉

沿山西行日光断,一龙如龙黑天半。
龙根一龙干九龙,欲攫台殿凌虚空。
虬枝北出风力驶,五里亭边落龙子。
苍然一顶常宿云,巢鹤不敢呼其群。
枝蟠入石石不知,石窾常见生灵芝。
年深力厚触山破,根断犹穿北山过。
客行破晓即看龙,高下楼阁清光中。
南枝迎阳日气浓,北枝腊雪犹未融。
倦时眠龙根,醒时看龙色。
山僧爱龙亦如客,隔岁龙花饷人食。
一株旁倚态亦奇,偃盖静觉春阴移。
复有一株云气重,一风微吹干俱动。
其余**纵复横,倾耳总作龙吟声。
初唐武德至今远,山古寺古涛声平。
我留三宿非爱山,龙下百匝偏忘还。
君不见看龙如我亦无两,黄海终南各千丈。

伊犁纪事诗四十三首 其十三

清代    洪亮吉

坐来八尺马如龙,演武堂前夹路松。
谪吏一边三十六,尽排长戟壮军容。

伊犁纪事诗四十三首 其六

清代    洪亮吉

谁跨明驼天半回,传呼布鲁特人来。
牛羊十万鞭驱至,三日城西路不开。

自励 其一

清代    洪亮吉

宁作不才木,不愿为桔槔。
桔槔亦何辜,頫仰随汝曹。
杈丫适当时,旋转如风涛。
高原多低枝,感汝汲引劳。
一朝时雨行,弃置眠蓬蒿。

泰山道中 其五

清代    洪亮吉

三更望兹峰,月出石腹内。
云容方欲展,雷雨已在背。
明明神所宅,乃复遘阴晦。
冰柱十丈长,惊看石厓戴。
居然神斧落,厓半亦奔溃。
回飙搜激电,雪月光迸碎。
遂令登陟客,倏忽迷向背。
清游虽暂阻,未敢遽思退。
终当携松明,绝壁扫芜秽。

伊犁纪事诗四十三首 其二

清代    洪亮吉

橐笔频年上玉墀,虎贲三百笑舒迟。
书生亦有伸眉日,独跨长刀**驰。

伊犁纪事诗四十三首 其二十六

清代    洪亮吉

生羌一月病弥留,夜半魂归户不收。
忽变驴鸣出门去,郭桥何似板桥头。

将出都门留别黄二 其一

清代    洪亮吉

抛得白云溪畔宅,苦来燕市历风尘。
才人命薄如君少,贫过中年病却春。

侍中血

清代    洪亮吉

长安门开鼓声死,贼骑如云走天子。
西来从辇无一人,万乘苍茫草间止。
行间杀气何纷纷,侍中独拜车前尘。
马前飞矢着龙节,侍中独溅衣上血。
侍中血,中散琴,琴声欲绝日欲沉,有子乃不传广陵。

伊犁纪事诗四十三首 其十六

清代    洪亮吉

幽绝城西半亩宫,古垣迤北尽长松。
危楼不用枯僧上,罔两时时代打钟。

昭灵宫祈雨词

清代    洪亮吉

阜阳水国当河冲,颍汝作会淮作宗。
淝茨涡

送缪公子公俨出都

清代    洪亮吉

五岳未陟一,欲归难戒涂。
抚剑送子行,浮云亦南徂。
子有东顾心,恋此巢上乌。
予怀欲南驰,念彼浊水泸。
两地忽易居,一心安得无。
子行过岱宗,为我谨献书。
已办十两屐,愿届神所都。
俯仰六合间,灵气藉发舒。
神乎幸勿哂,东海贱丈夫。

送黄大景仁至都门四首 其三

清代    洪亮吉

铅椠频年席未温,十年心迹几朱门。
难忘节物偏垂涕,有约乾坤不受恩。
涉世未妨颜更冷,依人何意舌涕存。
萧萧故业斜阳外,共尔无惭廉吏孙。

伊犁纪事诗四十三首 其四十二

清代    洪亮吉

积雨冥蒙路不开,巑岏历尽始三台。
万松怪底都相识,曾向童年入梦来。

伊犁纪事诗四十三首 其九

清代    洪亮吉

鹁鸪啼处却东风,宛与江南气候同。
杏子乍青桑椹紫,家家树上有黄童。

自励 其二

清代    洪亮吉

宁作无知禽,不愿为反舌。
众鸟皆啁啾,反舌声不出。
岂系果无声,无乃事容悦。
依依檐宇下,饮啄安且吉。
何忍视蜀鹃,啼完口流血。

生张说

清代    洪亮吉

才脱稿,已立碣,死姚崇算生张说。

自元符宫上大茅峰憩晓霞阁

清代    洪亮吉

申旦不复眠,视此崖上月。
初阳尚未升,了了见仙阙。
冥濛松树外,复见一星没。
楼北客尚眠,楼西窗已豁。
冥舆顾不至,久待意郁勃。
二里抵一泉,流清鉴毛发。
延回积千转,磊磊出山骨。
原野何郁迂,阴云气飘忽。
层楼自孤迥,毁壁尚高揭。
原田间山麓,百复不居一。
岁歉民气怒,山行寡完褐。
犁锄复群聚,草树经㔉掘。
野雉不敢飞,穷搜入狐窟。
疲踪愿登阁,幽想已入樾。
曾言富仙酿,斟酌苦易竭。
亦感生计微,年荒未收秫。

自三堡至头堡一路见割者不绝多回部所种

清代    洪亮吉

三堡至头堡,亩亩**刈。
咸携菠笨车,往返数难记。
……“缠头”何辛勤,风雨所不避。
全家拿筐盛,儿女在旁戏。
一岁只一收,仓箱已云备。
……今看戈壁外,活壤庶无弃。

得状元

清代    洪亮吉

得状元,由手搏。
状元由手搏,尚胜种秘阁。

求发白

清代    洪亮吉

染髭须,染鬓发,染黑作白求宰执,染白作黑媚侧室。
君不见,今人古人何太远,宁作寇准无陆展。

城门开

清代    洪亮吉

言路开,城门塞,城门不塞言路塞,靖康内禅亦可哀。
城门言路已并开,二帝北狩何时回?

蜀当归

清代    洪亮吉

叶法善,追魂碑,何似罗仙翁,能贻蜀当归。

檐铃声

清代    洪亮吉

铃解语,嘲君王。
三郎郎当,郎当三郎。

十国纪

清代    洪亮吉

典午十六国,大半起西北。
唐余十国帝复王,十九皆起东南方。

矮子孝

清代    洪亮吉

矮子劝食我必饱,矮子进药病必好。
君不见,母得此儿可不死,安得家家有矮子。

误后世

清代    洪亮吉

不可作,平章事,尤不可,作学士。
君不见,新法行,害一世;新经行,害百世。

金谷谶

清代    洪亮吉

红蕤花开置行幕。
一杯两杯缓行乐。
美人头向盘中落。
珠歌翠舞昕斜阳。
珊瑚七尺施作床。
人间梦醒春茫茫。
花枝如烟堕高阁。
散尽黄金恣挥霍。
白首同归讯潘岳。

伊犁纪事诗四十三首 其三十六

清代    洪亮吉

偶向尊前学楚歌,天涯谁识故人多。
郎官湖水清如镜,绝忆三更放棹过。

伊犁纪事诗四十三首 其二十七

清代    洪亮吉

偶选龙媒贡上方,万蹄如铁剖河梁。
驿骝尽解如人立,环拱将军下角场。

天山歌

清代    洪亮吉

地脉至此断,天山已包天。
日月何处栖,总挂青松巅。
穷冬棱棱朔风裂,雪复包山没山骨。
峰形积古谁得窥,上有鸿蒙万年雪。
天山之石绿如玉,雪与**皆染绿。
半空石堕冰忽开,对面居然落飞瀑。
青松岗头鼠陆梁,一一竟欲餐天光。
沿林弱雉飞不起,经月饱啖松花香。
人行山口雪没踪,山腹久已藏春风。
始知灵境迥然异,气候顿与三霄通。
我谓长城不须筑,此险天教限沙漠。
山南山北尔许长,瀚海黄河兹起伏。
他时逐客倘得还,置家亦象祁连山。
控弦纵逊骡骑霍,投笔或似扶风班。
别家近已忘年载,日出沧溟倘家在。
连峰偶一望东南,云气蒙蒙生腹背。
九州我昔历险夷,五岳顶上都标题。
南条北条等闲尔,太乙太室输此奇。
君不见奇钟塞外天奚取,风力史人猛飞举。
一峰缺处补一云,人欲出山云不许。

入嘉峪关

清代    洪亮吉

瀚海亦已穷,关门忽高矗。
风沙东南驱,到此势已缩。
侯门余数骑,骏足植如木。
风递管钥声,岩高忽然拓。
城垣金碧丽,始见瓦作屋。
羌回分畛域,中外此枢轴。
晓日上北楼,长城莽遥瞩。
平衢驰若砥,雪岭俯如伏。
天形界西域,地势极南服。
数折向郭东,泉清手堪掬。
尤惭关令尹,来往饷刍收。
驻马官道旁,生还庆僮仆。

汪生彦和出元人画二十幅分赋其五 其五 贾谊上书图

清代    洪亮吉

洛阳少年真可喜,长沙上书思治安。
致君尧舜固盛事,不问宰相皆材官。
霸陵思治让复再,德薄何能四事代。
此时一官次邓通,憔悴日值甘泉宫。
无端鸮凤引作侣,坐使谮谪来南中。
君不见,南中还留屈原宅,千古万古伤卑湿。
斜阳何必鵩鸟飞,吊古宁同楚囚泣。
孝文重道不重儒,孝武重儒谁上书?可怜牧豕亦作相,殿上挟策羞吾徒。
如公季命关世数,经术宁同太常错。
卷图不忍见横流,中有沉湘一篇赋。

题阿房宫图

清代    洪亮吉

一百万卒长城中,四十万卒新安东。
咸阳闾左已尽发,余者内筑阿房宫。
小刑鞭笞大刑族,趣就咸阳万间屋。
连城跨渭百里余,日月光穷许然烛。
秦家筑城非一隅,秦家筑宫连百区。
雄心一世至万世,束缚黔首常安居。
可怜绢粉今凄瑟,焦土星星野萤出。
版屋祠荒赛百虫,阿房赋冷吟残虱。
噫吁嘻,悯儒乡,火一日。
咸阳宫,火三月。
君不见,楚人灰红秦烬黑,汉家龙兴由火德。

古香斋柏树歌为陈刺史赋

清代    洪亮吉

古香斋头两株柏,出土根同干如劈。
主人斋屋斜向东,一树从南一从北。
虬枝击屋屋已破,拔地青苍刺天黑。
森然四角沈阴满,日出当心不能赤。
人间落落古丈夫,天半亭亭挺孤直。
饱经雨露颜仍黝,不与凡姿竞颜色。
主人爱客客奇绝,三十年前住昕夕。
客行握别树始栽,树竟几番长过客。
今来盘薄山斋内,树与主人皆素识。
摩挲抚树对主人,可惜主人头竟白。
客今行周三**,树亦添高廿余尺。
祁连山头樠木满,曾逊此株雄且特。
顶平不待修雷斧,干老偏能挽风力。
枝经数折撑霄汉,根已三重透泉脉。
因思复有三十年,树欲抉天人入穴。
沈吟不厌百回步,徙倚每闻三叹息。
十围栎树枝皆俯,半里松涛响谁敌。
心空早厌禽巢闹,眼冷静将入海阅。
商量何物伴岁寒,移得园东丈人石。

自河南入关所经皆秦汉旧迹车中无事因仿香山新乐府体率成十章 其二 尸乡置

清代    洪亮吉

尸乡置,客欲愁,三十里进生王头。
海中山,波欲涌,五百人同死士垄。
有死士,无生王,王头上殿目尚光。
九重真龙为一哭,韩王楚王颜瑟缩。
腐儒造醢理不诬,王头乃复偿腐儒。
我来尸乡中,白日忽挂树,乡人说王尚如睹。
君不见,王爱士,士效忠,诚不若项王故人吕马童,手裂王体居奇功。

宿沙枣泉

清代    洪亮吉

伊犁三月三,哈密六月六。
风日固自佳,其奈客幽独。
今宵宿沙枣,马病扰心曲。
挥扇急出门,临流看飞瀑。
林长久延伫,石喜可容足。
鸦巢厌人影,月出景相逐。
双燕更有情,更残导归宿。

当涂道中二首 其二

清代    洪亮吉

日出庐井喧,流光照虚晨。
山田极柔桑,尚有无衣人。
孩提率牵袂,苦语出性真。
我哀道旁辞,感激为重陈。
造物息百年,未补一日贫。
惨舒各殊抱,何以归真醇。
桑榆苟堪耕,此辈非游民。

十三人

清代    洪亮吉

十三人,破万人。
倘不反,谁等伦。
豆子䴚,高鸡泊。
霸才不入凌烟阁,就中最惜王君廓。

渡淮

清代    洪亮吉

长淮千里何溯洄,远自桐柏之山来。
洪纤巨细络诸水,汇此四渎通八垓。
东南巨浸古所说,原野气尽岩峦回。
傍淮田下赋亦下,生计恃水无余财。
长年挐舟送行客,楚女击楫中流哀。
云浮三时蚌开合,水结五色龙胚胎。
阳嘘阴吸有至理,水上白昼层宫开。
要令幽险各有所,造物大矣何容猜。
全淮得失系吴楚,宵济万马曾衔枚。
王公设险古不废,硖石置守高崔嵬。
牛羊在野牧马散,淮水萧瑟山童峐。
下流河势苦相夺,二水若合坤舆颓。
支祈力屈匪至此,河伯好事同台骀。
至人视世本一辙,险绝不异坳堂杯。
朝帆开寒雨迷浦,莫雁戛水阴成堆。
好风明日送舟疾,可至禹庙倾尊罍。

夜起

清代    洪亮吉

远随明月去,独望晓星来。
蟋蟀三两声,海棠花半开。
秋衫全湿露,团扇半粘苔。
户讶流萤出,窗惊电影回。
秋因驰照远,谁复认池台。

二月二十三日复与汪大上天桥饮醉歌

清代    洪亮吉

著书不为千年计,直借陈编压奇气。
出门不逐万古愁,聊上高阁开吟眸。
天桥楼前一杯酒,昨日苦思今愁手。
我能饮,君能留,三十莫抱二十忧。
识君二十年尚少,屈指十年君未老。
眉痕鬓影未减青,一色绿衫同似草。
盈楼饮客我独眠,未饮满掷青铜钱。
座中谁识两少年,江南江北无一田。
尊深酒熟莫更催,头上一云红覆杯。
休嫌饮尽众宾散,伴客时有春禽来。
城门楼上春阳满,一鸟啭春声缓缓。
城西山色影接天,极视惟愁目光短。
今日白昼饮,复胜清宵吟,百壶虽尽意不尽。
两客所喜皆同心,醉颜时红亦时白。
一市围观不相识,颇说近来无此客。

墙上蒿

清代    洪亮吉

墙上蒿,一旬高一尺。
回身视根株,知君不能直。
墙上蒿,三春独绵延。
若非年命促,那不愁刺天。
墙上蒿,结根当白日。
宁待霜与霰,节枯由触热。
墙上蒿,乃界东西邻。
成阴苦无多,两处欲市恩。

太平使院,分赋园中草木四首 其四 池草

清代    洪亮吉

离离千百种,种种出池沼。
深知造化心,无名尔偏好。
一与春风缘,还应作小草。

铸错字

清代    洪亮吉

虽去逼,已失势,四十三县铁,难铸一错字。

读典坟

清代    洪亮吉

生明时,读《典》《坟》,不然咏作何等人。

呼陆九

清代    洪亮吉

唐宰相资格可弗论,翰林学士须得人。
君不见,九重待若师举友,天子并闻呼陆九。

王官谷

清代    洪亮吉

蹂函秦,躏京洛,贼不敢入王官谷。
诗人一例悲沧桑,司空表圣韩致光。

泪洗面

清代    洪亮吉

朝辞秦淮暮入汴,此间旦夕泪洗面。
泪洗面,何时干,不若叔实无心肝。

六等罪

清代    洪亮吉

六等罪,案如铁。
张均张垍及希烈。
毕竟凝碧池,难恕王摩诘。
君不见,诗家可惜无鉴别,如何杜八哀,乃附郑三绝。

艮岳成

清代    洪亮吉

艮岳成,大有益,北师攻城多炮石。

杨无敌

清代    洪亮吉

李无双,杨无敌,两名将,光简策。
君不见,一既值卫青,一复逢王诜。
陈家谷,遂杀身,数奇亦似飞将军。

于蔿于

清代    洪亮吉

纵不识颜太师,不可不识元紫芝。
纵不识段忠烈,不可不识道州结。
君不见,君家讽颂何纡徐,十篇猗圩沮一曲,于蔿于。

Copyright©2020 微文网 版权所有 微文网 蜀ICP备15071515号-6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