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朝代 列表

宋代诗歌简介

        宋代的诗歌直接继承了唐代诗歌传统。开国之初,诗人中有很多是前朝的旧臣。他们的文化素质较高,所作诗歌留有唐代余风。如徐铉、徐锴兄弟和李昉等都是从五代入宋的文臣,他们的诗歌创作受白居易的影响较深,其作品在宋初有一定的影响。继之,王禹杗登上诗坛,他虽学白居易,但更崇尚杜甫,学习杜甫的诗歌风范,在《示子诗》中说:“本与乐天为后进,敢期子美是前身。”他的诗歌在宋初很有影响。宋太宗和宋真宗时代,有几位隐逸诗人:林逋、魏野、潘阆和九位诗僧,他们写诗追随中唐诗人贾岛、姚合,创作刻意求工,内容多反映闲适清静的隐逸生活。他们之中,林逋的成就最大,人品诗品均为人所称道。与之同时,还有跻身于仕途上的几位诗人:杨亿、刘筠、钱惟演等提倡学习晚唐诗人李商隐。他们在受命编纂大型类书《册府元龟》时,互相写诗唱和,后经杨亿把他们唱和的诗歌编为《西昆酬唱集》,收有十七位诗人的二百五十首诗,西昆体遂由此得名。西昆体诗歌,讲究绮艳华丽,雍容典雅,多用典故,但内容流于空洞,使得一些有识之士对之不满。这时,首先起来提倡诗歌革新的有梅尧臣、苏舜钦等人,他们不满西昆体诗人追求晚唐华艳柔弱的诗风,主张诗歌创作应继承风雅传统,反映现实。

        梅尧臣在一首赠答诗中说:“因事有所激,因物兴以通”;苏舜钦在一首感怀诗中说:“奋舌说利害,以救民膏肓”,充分表现了他们的创作态度。清代叶燮在《原诗》中指出:“开宋诗一代之风气者,如梅尧臣、苏舜钦二人。”


宋代的古诗大全

成都

宋代    杨亿

五丁力尽蜀川通,千古成都绿酎醲。
白帝仓空蛙在井,青天路险剑为峰。
漫传西汉祠神马,已见南阳起卧龙。
张载勒铭堪作戒,莫矜函谷一丸封。

成都

宋代    汪元量

锦城满目是烟花,处处红楼卖酒家。
坐看浮云横玉垒,行观流水盪金沙。
巴童栈道骑高马,蜀卒城门射老鸦。
见说近来多咨跖,夜深战鼓不停挝。

福州

宋代    钱公辅

七闽天东南,群山号未绝。
其中长乐郡,佳丽比吴越。
日出朝可攀,地温冬不雪。

宋代    丁谓

任重材惟美,多工制不僭。
七香参鹤驾,五色间鸾轩。
沙路茱萸辋,香风悲翠辕。
莫矜流水妙,须畏叔孙言。

宋代    朱克诚

浩浩无津际杳溟,烟波何处望蓬瀛。
冯夷银屋千层迥,汉使星槎一叶轻。
盈缩应随天地化,奔流不尽古今情。
万方共喜风涛息,四海弦歌赞圣明。

宋代    释智圆

本性澄明万古同,滔滔润物信无穷。
百川奔注归沧海,五服安居赖禹功。
动带晚风冲岛屿,静涵秋色混虚空。
浮舟葬骨成何事,范蠡知机伍相忠。

清风

宋代    吕本中

清风如君子,所至有馀情。
忻然破烦溽,有醉时一醒。
嗟我二三友,飘散秋叶零。
不知城南王,何以识我名。
攲斜左手字,劳苦如平生。
会写登楼赋,一吊漳滨灵。

宋代    徐积

云是口中气,雨是口中沫。
口中嘘吸须臾閒,天下焦枯一时活。

少年

宋代    宋祁

关外车徒籍籍归,章街柳色绿如丝。
薰衣别馆香三日,卜夜重楼烛九枝。
雪市云回翻秘曲,蘅皋波暖寄微辞。
十年酒美俄星弁,肯信尚书对有期。

少年

宋代    曾巩

不复论心与少年,世间情伪久茫然。
朱门如市方招客,独宗残经自可怜。

无锡

宋代    文天祥

金山冉冉波涛雨,锡水泯泯草木春。
二十年前曾去路,三千里外作行人。
英雄未死心为碎,父老相逢鼻欲辛。
夜读程婴存赵事,一回惆怅一沾巾。

长沙

宋代    汪元量

洞庭过了浪犹高,河伯欣然止怒涛。
傍岸买鱼仍问米,登楼呼酒更持螯。
湘汀暮雨幽兰溼,野渡寒风古米号。
诗到巴陵吟不得,屈原千古有离骚。

真人

宋代    王安石

予常值真人,能**而宁。
能纳秽若净,能易膻使馨。
能解身赫赫,能逆如冥冥。
日唯汝心撄,而汝耳目荧。
廓然而无营,其孰扰汝灵。
神奇实主汝,厥通莫之令。
嘻予岂不知,黄帝与焦螟。
死心而废形,乃可少闻霆。
顾今亲遘之,於吾独剽聆。
刳心事斯语,自儆以书铭。

睡觉

宋代    郑蒨

玉炉香断瑞烟微,小院阴岑夹幕垂。
一枕清风人寂后,半窗明月酒醒时。
漆园蝴蝶难成梦,巫峡行云想有期。
欲曙凄凉精气爽,漏残灯炉画屏欹。

宋代    欧阳修

槐柳来时绿未匀,开门节物一番新。
踏青寒食追游骑,赐火清明忝侍臣。
拂面蜘蛛占喜事,入帘蝴蝶报家人。
莫瞋年少思归切,白发衰翁尚惜春。

宋代    梅尧臣

尝闻养骐骥,辟恶系猕猴。
供奉新教艺,将军旧病偷。
聊看缘柱杪,尚想傍崖头。
更祝南州使,如拳试为求。

宋代    欧阳修

梅公怜我髭如雪,赠以双禽意有云。
但见寻常思白兔,便疑不解醉红裙。
吟斋虽喜留闲客,野性宁忘在岭云。
我有铜台方尺瓦,惭非玉案欲酬君。

宋代    苏轼

湖上移鱼子,初生不畏人。
自从识钩饵,欲见更无因。

宋代    丁谓

江湖各相忘,鱼虾同一波,乐哉乐哉。
莫贪钓上饵,去□鼎中羹,戎哉戎哉。

宋代    丁谓

劝叶复依蒲,登龙是去途。
何烦垂翡翠,未肯畏鹈鹕。
已负吞舟大,终无涸辙虞。
濠梁宁足乐,相忘在江湖。

宋代    梅尧臣

洛水美赪鲤,入河西去时。
三春登玉浪,一日到天池。
垂钓岂容羡,小鳞应莫随。
腹中无**,已不助吴儿。

宋代    梅尧臣

洛水美赬鲤,入河西去时。
三春登玉浪,一日到天池。
垂钓岂容羡,小鳞应莫随。
腹中无**,已不助吴儿。

宋代    欧阳修

秋水澄清见发毛,锦鳞行处水纹摇。
岸边人影惊还去,时向绿荷深处跳。

徐州

宋代    汪元量

白杨猎猎起悲风,满目黄埃涨太空。
野壁山墙彭祖宅,塺花粪草项王宫。
古今尽付三杯外,豪杰同归一宅中。
更上层楼见城郭,乱鸦古木夕阳红。

东城

宋代    陆游

墟落敛暮烟,林梢偃新月。
河桥灯渐闹,柳岸船犹发。
薄酒吹欲无,伫立搔短发。
谁知七十翁,岁晚念裘褐。

古诗

宋代    刘过

凉生见砚窗未糊,秋风射入如相呼。
床头吴钩作龙吼,便欲乘此捣穹庐。
丈夫诗胆如斗大,摩挲笑与歌楚些。
生平柔肠作铁坚,挑尽寒灯拥襟坐。
撞钟打鼓天欲明,鸦未知晓鸡先惊。
夜来有雨不须问,听取窗前蕉叶声。
老僧惯间定较可,山色朦胧半烟销,玉簪委地怕禁持,消息雨中弹指过。
前回十日得一晴,远山松桧如泼青。
痴云冉冉自辟易,半江滚滚金龙生。
桂花毕竟终燥薄。
强出婵娟懒梳掠。
正缘久不见去生,事半苏中扫萧索。
人言快意难得时,世间乐事须生悲。
转头泼墨天地黑,依然雨脚如丝垂。
山翁岂识神龙志,特地霖淫阻游意。
不知金鸭香篆长,拥鼻犹可看文戏。
重重叠叠添青苍,谁谓浓翠绕丛篁。
草木过湿有香意,衣笼笃褥篝龙汤。
峭岩万丈苔斑驳,日固甚佳雨不恶。
晴明晦冥俱可观,刍拳有时荐藜藿。
爱山之痴如爱诗,或日或雨皆足奇。
君不见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别墅

宋代    杨亿

别墅过从数,当年意气豪。
象筵开旭日,金络骋平皋。
托乘争飞盖,衔杯更藉糟。
麝烟凝藻棁,鲙缕落霜刀。
鸡耸花冠斗,猿惊柘弹号。
光风微转蕙,露井正开桃。
武子牛探炙,梁家兔刻**。
东城归路晚,飞絮扑云袍。

常州

宋代    汪元量

渡头风起柳摇丝,丁卯桥边屋已稀。
河草青青淮马健,江花冉冉海鸥肥。
一樽酒对三人饮,八字帆分两岸飞。
天末有人难问讯,仲连东去不须归。

常州

宋代    文天祥

山河千里在,烟火一家无。
壮甚睢阳守,冤哉马邑屠。
苍天如可问,赤子果何辜。
唇齿提封旧,抚膺三叹吁。

论文

宋代    李觏

今人往往号能文,意熟辞陈未足云。
若见江鱼须痛哭,腹中曾有屈原坟。

生日

宋代    吴芾

藜杖纶巾度几春,紫袍頳带一番新。
恩荣可但将延世,渥泽还欣再及亲。
已见里中夸盛事,何妨林下作闲人。
年逾七十仍希有,寿酒须拼饮百巡。

生日

宋代    **滂

夜光昭清冷,璇源载圆折。
朝阳未羽仪,五色先丹穴。
松柏出涧壑,众木皆秃屑。
方其一寸青,意已傲冰雪。
东家嬉戏时,俎豆辄罗列。
未应须儿啼,英标固惊绝。
公为三朝老,气压万人杰。
经纶本帝赉,遇合非力结。
舟成无长川,支族有旱霓。
东风吹扶桑,晓色开寥泬。
平生回天手,独伫昆吾辙。
停鞭急节缓,挥臂层阴决。
图回掌中春,摩拂厚土热。
一身等大地,万物小晴蜻蛚。
华岳载不重,河海振不洩。
黔黎托回命,草木恃以茁。
造物相始终,流年难老耋。
侧闻宋鼎就,未事羽力挈。
是乃为公象,何但纪相烈。
坐观满不溢,玉铉无变灭。

生日

宋代    苏辙

扶杖今年见国人,悬弧早岁忆兹晨。
佛身三世归依地,邻寺百僧清净因。
蘧子知非惭已晚,白公起定惜地春。
舞雩一濯平湖水,乡党惊呼白发新。

宋代    丁谓

蹀躞追风足,权奇汗血躯。
沙丘逢骏骨,澣海得名驹。
天骥千金直,龙媒**途。
**如在衔,下驷敢前驱。

扬州

宋代    汪元量

江都王气逐浮沤,旧说维扬第一州。
银烛夜攒喧凤吹,金鞍晓织卫龙舟。
绿芜城上军声合,红药阶前客泪收。
云散月明天在水,误疑身世落瀛洲。

扬州

宋代    汪元量

重到扬州十载余,画桥雨过月模糊。
后皇庙里花何在,炀帝隄边柳亦枯。
陂麦青青嘶乱马,城芜冉冉落群乌。
人生聚散愁无尽,且小停鞭向酒罏。

黄金

宋代    刘攽

黄金能成不愿铸,封侯可得差有求。
小来一意今白首,世事万变都无谋。
诗书已废徒博弈,交友益落空沈浮。
江湖渔钓足自给,拂衣归去营扁舟。

黄金

宋代    曾巩

陈侯坐收百战楚,吕氏行取万乘秦。
田生立顾开两国,陆公微辞交二臣。
道旁白日忽再出,囊中黄金如有神。
何须首阳二夫子,不是九鼎输西邻。

翡翠

宋代    文同

清晨有珍禽,翩翩下鱼梁。
其形不盈握,**羽鲜且光。
天人裁碧霞,为尔缝衣裳。
晶荧炫我目,非世之青黄。
爱之坐良久,常恐瞥尔翔。
忽然投清漪,得食如针铓。
如是者三四,厌饫已一肮。
既饱且自嬉,翻身度回塘。
飞鸣逐佳匹,相和音琅琅。
是晓凫与雁,狼藉岛屿旁。
满腹酿腥秽,纷纷晒晴阳。
鹙鶬最粗恶,嘴大脚胫长。
入水捕蛇鱓,淤泥亦衔将。
想其见尔时,一啄亦尔伤。
其心肯谓尔,被体凝华章。
劝尔慎所止,好丑难同乡。
清溪多纤鲜,亦足充尔肠。
江海深且阔,所获未可量。
尔当事澡刷,帝囿参鸾凰。

樱桃

宋代    刘攽

中庭两樱桃,枝叶密相对。
蟠根不十年,不能开花如绣盖。
前人费力后人赏,曩日春风今日在。
世间万事或如此,富贵功名岂无待。
共知韶光过眼疾,霞红雪白不足赖。
繁华及时数快饮,鸟散蜂飞无所悔。

樱桃

宋代    杨亿

离宫时薦罢,乐府艳歌新。
石髓凝秦洞,珠胎剖汉津。
三桃聊并列,百果独先春。
清籞来君赐,雕盘助席珍。
甘馀应受和,圆极岂能神。
楚客便羊酪,归期负紫莼。

樱桃

宋代    杨亿

团于火色贝,灿极日光珠。
西海瑶池苑,曾城宝树区。
凤帻生犹嫩,龙睛未脱枯。
彤标与霞彩,紫府閟雪腴。

樱桃

宋代    杨亿

离宫时荐罢,乐府艳歌新。
石髓凝秦洞,珠胎剖汉津。
三桃聊并列,百果独先春。
清籞来君赐,雕盘助席珍。
甘馀应受和,圆极岂能神。
楚客便羊酪,归期负紫莼。

樱桃

宋代    石延年

蔗浆寒上器,羊酷冰中厨。
细碎榴非匹,寻常荔可奴。
还当生林下,笋食废朝餔。

樱桃

宋代    王禹偁

凤实落嶙峋,蟠根出俗尘。
子多将尽夏,花晚不争春。
上苑空枝後,荒岩满树新。
鸟含红映嘴,猿饱渍流唇。
溪寺初供佛,山斋已待宾。
升筵参李柰,入市附樵薪。
叶衬青舒槲,笼擎绿透筠。
泻盘能宛转,就酒益甘辛。
致养侔怀橘,投试等献芹。
齿酸虽欲罢,喉渴尚宜频。
溉水应无主,驱禽免废人。
栽培伤物性,髠接失天真。
自笑羹梅忝,谁知社栗神。
用堪登俎豆,生合委荆榛。
差小同谦退,饶先似屈伸。
叔孙如荐庙,朴野味弥纯。

樱桃

宋代    陈与义

四月江南黄鸟肥,樱桃满市粲朝晖。
赤瑛盘里虽殊遇,何似筠笼相发挥。

樱桃

宋代    朱淑真

为花结实自殊常,摘下盘中颗颗香。
味重不容轻众口,独于寝庙荐先尝。

樱桃

宋代    范成大

火齐宝璎珞,垂于绿茧丝。
幽禽都未觉,和露折新枝。

樱桃

宋代    苏轼

独遶樱桃树,酒醒喉肺乾。
莫除枝上露,从向口中漙。

人间

宋代    王安石

人间投老事纷纷,才薄何能强致君。
一马黄尘南陌路,眼中唯见北山云。

平安

宋代    文天祥

平原太守颜真卿,长安天子不知名。
一朝渔阳动鼙鼓,大河以北无坚城。
公家兄弟奋戈阳,一十七郡连夏盟。
贼闻失色分兵还,不敢长驱入咸京。
明皇父子将西狩,由是灵武阳义兵。
唐家再造李郭力,若论牵制公威灵。
哀哉常山惨钩舌,心归朝廷气不慑。
崎岖坎坷不得志,出入四朝老忠节。
当年幸脱安禄山,白首竟陷**烈。
希烈安能遽杀公,宰相卢杞欺日月。
乱臣贼子归何处,茫茫烟草中原土。
公死于今六百年,忠精赫赫雷行天。

公园

宋代    宋祁

幽兴足端倪,危桥便见溪。
浪轻鱼喜掷,山近鸟工啼。
弱苇披风溆,凉蔬甲雨畦。
使君来已屡,林下自成蹊。

文章

宋代    陆游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粹然无疵瑕,岂复须人为?
君看古彝器,巧拙两无施。
汉最近先秦,固已殊淳漓。
胡部何为者,豪竹杂哀丝。
后夔不复作,千载谁与期?

长安

宋代    侯畐

又是故山好,谁孝轻别家。
带来衣典尽,所拟事全差。
诗债随时解,房金累月赊。
客怀元自苦,不涉听吹笳。

宋代    丁谓

五善贵和容,荣观萃泽宫。
循声知得礼,上列见多功。
尽志三正内,矜能一发中。
无轻秉筹者,百中出群公。

归来

宋代    黎廷瑞

渺渺臯兰远路渐,灵龟何必为余古。
还家早似千年鹤,乘世元无六月蟾。
元叟为官犹号漫,陶翁未仕已名潜。
吴人终未谙羊酪,刚道莼羹似蜜甜。

归来

宋代    黎廷瑞

曾奏明光忝末科,青山回首已霜荷。
偷生甚媿秋胡妇,拊事总成春梦婆。
早慕功名成事少,晚谈空妙得心多。
斜阳一曲归牛背,笑杀南山白石歌。

归来

宋代    黎廷瑞

幸未缁尘染素衣,归来既避北山移。
田园有味閒方觉,道路多岐晚始知。
栗里新衔五柳传,花蹊旧业四松诗。
少游款段犹嫌累,到处风尘藤一枝。

古风

宋代    王令

古风何寥疏,世方盛夸慕。
利涂剧先趋,直轨迷曲注。
浑浑九河翻,仡仡百川注。
分争或多岐,敛枕才一趣。
睢盱承至欢,讋叠谢绝怒。
才得升斗多,勉售形骸顾。
不知万锺得,孰与一日裕。
况承丘山羞,愿易顷刻遇。
谁能脱近役,自放就遐骛。
航湖足茭鱼,拔野厌芼茹。
行招千古游,坐与来世语。
延风敞虚襟,揖月坐嘉树。
此意固有然,童儿未堪预。

宋代    汪藻

旅营茅屋破苍苔,隔水花多不用栽。
开卷古今千万事,杜门清浊两三杯。
故人昔尚风相及,客子今并雨不来。
已办此身如木石,沙禽那得更惊猜。

葡萄

宋代    许及之

架竹引龙须,时攀颔下珠。
欲求西域种,北使昔同符。

读书

宋代    欧阳修

吾生本寒儒,老尚把书卷。
眼力虽已疲,心意殊未倦。
正经首唐虞,伪说起秦汉。
篇章异句读,解诂及笺传。
是非自相攻,去取在勇断。
初如两军交,乘胜方酣战。
当其旗鼓催,不觉人马汗。
至哉天下乐,终日在几案。
念昔始从师,力学希仕宦。
岂敢取声名,惟期脱贫贱。
忘食日已晡,燃薪夜侵旦。
谓言得志後,便可焚笔砚。
少偿辛苦时,惟事寝与饭。
岁月不我留,一生今过半。
中间尝忝窃,内外职文翰。
官荣日清近,廪给亦丰羡。
人情慎所**,酖毒比安宴。
渐追时俗流,稍稍学营办。
杯盘穷水陵,宾客罗俊彦。
自从中年来,人事攻百箭。
非惟职有忧,亦自老可叹。
形骇苦衰病,心志亦退懦。
前时可喜事,闭眼不欲见。
惟寻旧读书,简编多朽断。
古人重温故,官事幸有间。
乃知读书勤,其乐固无限。
少而干禄利,老用忘忧患。
又知物贵久,至宝见百炼。
纷华暂时好,俯仰浮云散。
淡泊味愈长,始终殊不变。
何时乞残骸,万一免罪谴。
买书载舟归,筑室颍水岸。
平生颇论述,铨次加点窜。
庶几垂後世,不默死刍豢。
信哉蠹书鱼,韩子语非讪。

读书

宋代    陆九渊

读书切戒在慌忙,涵泳工夫兴味长。
未晓不妨权放过,切身须要急思量。

读书

宋代    吕本中

老去有余业,读书空作劳。
时闻夜虫响,每伴午鸡号。
久静能忘病,因行当出遨。
胡为良自苦,膏火自煎熬。

读书

宋代    黎廷瑞

卧疴云林下,寂寂谁与君。
高风下木叶,泠泠晚窗虚。
忽思往代事,聊披案上书。
始得暂欣然,稍久叹以吁。
冲冠或愤激,反袂还欷嘘。
拊卷忽自叹,毋乃狂且迂。
此何豫尔事,况复千载余。
来今正绵绵,尔心复何如。
有怀不自展,乃挟冰炭俱。
因此得冲静,万念悉扫除。
岩花吹幽香,清酒堪满壶。
且复举一觞,冥然聊自娱。

读书

宋代    曾巩

吾性虽嗜学,年少不自强。
所至未及门,安能望其堂。
荏苒岁云几,家事已独当。
经营食众口,四方走遑遑。
一身如飞云,遇风任飘扬。
山川浩无涯,险怪靡不尝。
落日号虎豹,吾未停车箱。
波涛动蛟龙,吾方进舟航。
所勤半天下,所济一毫芒。
最自忆往岁,病躯久羸尫。
呻吟千里外,苍黄值亲丧。
母弟各在无,讣归恐惊惶。
凶祸甘独任,危形载孤艎。
崎岖护旅榇,缅邈投故乡。
至今惊未定,生还乃非常。
忧虑心胆耗,驰驱筋力伤。
况已近衰境,而常犯风霜。
驱之久如此,负疴固宜长。
朝晡暂一饱,百回步空廊。
未免废坐卧,其能视缣缃。
新知固云少,旧学亦已忘。
百家异旨趣,六经富文章。
其言既卓阔,其义固荒茫。
古人至白首,搜穷败肝肠。
仅名通一艺,著书欲煌煌。
瑕疵自掩覆,后世更昭彰。
世久无孔子,指画随其方。
后生以中才,胸臆妄度量。
彼专犹未达,吾慵复何望。
端忧类童稚,**书倒偏傍。
况令议文物,规摹讵能详。
轮辕孰挠直,冠盖孰纁黄。
珪璋国之器,孰杀孰锋铓。
问十九未谕,其一犹面墙。
几微言性命,萌兆审兴亡。
兹尤觉浩浩,吾讵免伥伥。
因思幸尚壮,曷不自激昂。
前谋信已拙,来效庶云臧。
渐有田数亩,春秋可耕桑。
休问就医药,疾病可消禳。
性本反澄澈,清田去榛荒。
长编倚修架,大轴解深囊。
收功畏奔景,窥星起幽房。
虚窗达深暝,明膏续飞光。
搜穷力虽惫,磨励志须偿。
譬如勤种艺,无忧匮囷仓。
又如导涓涓,宁难致汤汤。
昔废渐开辟,新输日收藏。
经营但亹亹,积累自穰穰。
既多又须择,储精弃其糠。
一正以孔孟,其挥乃韩庄。
宾朋顾空馆,议论据方床。
试为出其有,始如宫应商。
纷纭遇叩击,律吕乃交相。
须臾极万变,开阖争阴阳。
南山对尘案,相摩露青苍。
百鸟听徘徊,忽如来凤凰。
乃知千载后,坐可见虞唐。
施行虽未果,贮蓄岂非良。
何殊厩中马,纵齕草满场。
形骸苟充实,气力易腾骧。
此求苦未晚,此志在坚刚。

读书

宋代    刘过

重寻读书盟,笑砚已荆棘。
只堪把锄在,趁此尚有力。
世途风婆恶,躬履见险侧。
敢云卖文活,一钱知不直。

读书

宋代    陆游

归志宁无五亩园,读书本意在元元。
灯前目力虽非昔,犹课蝇头二万言。

读书

宋代    辛弃疾

是非得失两茫茫,闲把遗书细较量。
掩卷古人堪笑处,起来摩腹步长廊。

蝴蝶

宋代    谢逸

粉翅双翻大有情,海棠庭院往来轻。
当时只羡滕王巧,一段风流画不成。

流水

宋代    黄庭坚

一章一溪之水,可涉而航。
人不我直,我犹力行。
二章一溪之水,不杠而涉。
濡首中流,汝嗟何及。
三章汤汤流水,可以休兮。
嗟行之人,则濯足兮。

宋代    吕本中

山云楼起风旋磨,百毒乘阴出相贺。
中庭夜夜蛇作堆,草堂病夫愁欲破。
时须兵子设符咒,更遣狸奴旁坐卧。
虽非当道白帝子,恐是多年老书佐。
蛟龙变化未可量,草莽连岗足逋播。
农夫催租正苦辛,莫向零陵作奇货。

宋代    丁谓

起蛰良时在,鸣风异禀存。
大能吞巨象,长可绕昆仑。
出笥彰嘉庆,衔珠报厚恩。
由来禀龙质,灵化出山门。

湘潭

宋代    范成大

暮雨樯竿县一湾,长官立马水云间。
风吹江沫浮浮去,谁在沙头闭户闲。

泰州

宋代    文天祥

羁臣家**,天目鉴孤忠。
心在坤维外,身游坎窞中。
长淮行不断,苦海望无穷。
晚鹊传佳好,通州路已通。

宋代    范祖禹

奕世登公衮,群生入化钧。
须知盛德后,宜有正家人。
令日垂门帨,清风采涧苹。
儿孙环坐侧,岁岁祝千春。

赣州

宋代    文天祥

满城风雨送凄凉,三四年前此战场。
遗老犹应愧蜂蚁,故交已久化豺狼。
江山不敢人心应,宇宙方来事会长。
翠玉楼前天亦泣,南音半夜落沧浪。

镇江

宋代    文天祥

铁甕山河旧,金瓯宇宙非。
昔随西日上,今见北军飞。
豪杰非无志,功名自有机。
中流怀士稚,风雨湿双扉。

镇江

宋代    文天祥

铁瓮山河旧,金瓯宇宙非。
昔随西日上,今见北军飞。
豪杰非无志,功名自有机。
中流怀士稚,风雨湿双扉。

深夜

宋代    郭祥正

四天垂翠碧,一水湛星辰。
寂寞殊方夜,漂流片叶深。
帝乡劳梦想,客路只风尘。
钟鼓还催晓,深惭钓渭滨。

Copyright©2020 微文网 版权所有 微文网 蜀ICP备15071515号-6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